關於部落格
有一個城堡,裡面有一個不似人,她喜歡聽音樂,什麼音樂都愛,什麼音樂都有,但她還是收集不完所有音樂.....


  • 40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永遠的愛人---貝多芬

「永遠的愛人」這封信是在貝多芬書房的秘密抽屜被發現的,這封信沒有寫收信人地址、日期不全,而且從未寄出,彷彿是一封衝動下自我表白的信。   包括貝多芬最長期的親密朋友兼助理辛德勒在內,沒有人能順利宣稱這封信的可能收信人之身分,無任何確實證據。於是這封信成為貝多芬的一個謎,隨貝多芬長眠於地下,我們得到天國去問他。   有一部Bernard Rose導的電影「永恆的愛人」,就是根據這封信,串出貝多芬的奮鬥史,他強調了貝多芬對拿破崙打垮腐敗貴族的期待、對拿破崙英雄圖像的幻滅、以及他與耳聾的命運奮鬥;但電影首尾透過追蹤「永遠的愛人」到底是誰?的線索,特別強調了影響貝多芬心靈最深最深的,是他這一生愛情的殘缺。當然,這渴望愛情卻終生孤獨的觀點,的確也是貝多芬書信中歷歷可現的。   在貝多芬這封給不知名的永遠愛人的信中,貝多芬說:「....有人快樂,有人哀傷,等待命運之神是否垂聽,我只願與你生活在一起,否則寧可不活....我心裡只有你,永遠的愛人....。」   電影劇情,大膽的根據這封信,推測貝多芬那強烈的衝突音樂主題,最深的根由來自跟「永遠的愛人」的長久愛情衝突,電影更大膽的推測,貝多芬在弟弟卡爾死後,爭取姪子撫養權過程中,對弟媳婦不近情理的精神凌虐,正是因為那「永遠的愛人」其實就是弟媳婦,而姪子卡爾,其實是他親生的兒子。當然更據此推論,第九交響曲中「快樂頌」的偉大和解旋律,也跟「永遠的愛人」有關。   這推論我承認就心理學角度,有他的道理,但是我們也只能說,查無可考不與置評,我們如今能作的,就是回到音樂文本中,討論旋律告訴我們的「和解」之迷   的確貝多芬的音樂中有一個明顯的特點,就是兩種不同的情感在音樂中並比互衝。有時候是在一首曲子中呈現互相對抗的兩種情感,有時候是同期連續兩首相同曲式,但是情感截然不同。在貝多芬的奏鳴曲式、變奏曲式或賦格,尤其是奏鳴曲式中間加上變奏、賦格,最容易看到這種衝突對立,或者是因為這些曲式能包容最大的衝突對立,導致貝多芬也喜歡使用這種曲式來表達自己的情感。   舉例而言,貝多芬有名的op67《命運》,op68《田園》,就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情感呈現。   《命運》,曲子一開始就是四個音的動機,貝多芬跟他門生辛德勒說:「命運就像這樣敲門。」這個動機,後來在很多其他曲子中出現。命運動機與非常有效果的停留記號,立刻導引激烈情感。可是第二主題在法國號引導下,由小提琴柔和呈現出來。雖然一二主題互相對立,但發展部和結尾幾乎都以處理第一主題為主,因此明顯讓這首交響曲呈現為激情、奮鬥與對抗。   如果說《命運》呈現貝多芬內心的激昂,則緊接著創作的《田園》,則是很清楚的說明──貝多芬寫出性格完全相反的作品,在自我激烈燃燒之後,他把視野向外開展,從大自然中取材完成開朗愉快的作品。   幫助貝多芬情感調適,大自然是不可忽略的角色。貝多芬留下許多愛好大自然的言詞,譬如「人會欺騙,大自然不會。」或「當我在森林中,我就感到幸福。」、「不論身在鄉間何處都使我悠閒自適,在那裡,我可悲的聽力不會折磨我,彷彿鄉村的每棵樹都在對我說話。」   大自然成為他心靈的安慰。   《田園》,正展現了他對自然產生的感情,非常自然完整不中斷的圓滑進行,小鳥鳴叫、小河流聲、暴風雨、雨後天晴,情感之暢快,跟《命運》感覺截然相異。   我們再看op92,緊接《田園》之後下一首交響曲,明朗的大調,輕快的節奏,木管樂器製造出來的牧歌風,讓人感覺是精靈的舞蹈,因此很多人評為「酒神戴奧尼索斯的喜悅舞蹈」。但是,輕快節奏中出現的緩慢遲疑頓錯感,尤其是再現部之後的頑固低音結尾──這種頑固低音製造出焦慮不安,彷彿有事情將要發生的戲劇感──會暗示愉快情感的轉折。而果真,第二樂章又是命運動機的節奏、對位曲式、結尾出現變奏與賦格,情感轉向悲劇感,簡直就是英雄淒涼孤獨的徹底決斷。   而後op93第八號交響曲,全曲四樂章都是輕快甚至是幽默的節奏,那在第七號交響曲中出現的英雄孤傲遺世獨之感、與沈重的命運感,都不再出現。   當然我們還可以舉貝多芬的旋樂四重奏op59為例,no1 明顯向外擴張,no2明顯內省,至於no3 ,則是在嘗試綜合兩種矛盾衝突的兩面性。   這種曲風對立,蔚成貝多芬中期音樂最明顯的特色,有不可勝數的例子。隨著進入晚期音樂,化解兩種衝突的努力越來越明顯,一般公認,真正的大和解,是到op125 第九號交響曲,這時,連他自己都十分滿意的龐大曲式莊嚴彌撒op123已經完成了,但莊嚴彌撒留有一伏筆──儘管聖哉經、祝福歌滿溢平靜祥和,但最後的羔羊經在描述基督犧牲段落,過於慘烈,而後那沈重感,一直成為羔羊經的陰影,直到音樂結束。貝多芬在草稿中也的確一點都沒提示他內在的平安與外在的和平的確信態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